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美人为酒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1日

《美人为酒》精彩章节目录_伊弦子小说

美人为酒

作者:伊弦子分类:悬疑小说类型:致郁

繁华乱世,众生蝼蚁。     时隔多年,血腥的权利游戏再度上演,只为争夺头筹那无上权势——少女沉迷杀戮,剥夺无数。在最终挥舞刀刃杀死爱人之时,却落得了刀俎鱼肉的下场。     悲哉。     她忏悔,她救赎;最终陷入轮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闻,花魁选秀又要开始了。与前几次同样,这次依旧轰动了全京,满京城的姑娘们都沸腾了。

与风尘女子的选秀不同,比赛是由皇商置办,几乎每个女性都有参选权,且是几十年一次的制度。一个女子的花容正茂,也不过这短短几年罢了,单凭这数十年一次的规矩,便足以令数代女子唏嘘不已。也正因如此,能赶上这几十年一回的,被视为当下所有女子天大的福分——

不是皇帝选妃,却也都是差不离了。

大赛从宣德五年开始举办,一直保持着数十年一度的惯例,而今也不会例外。大赛的主持者,则一直无人详知,倒听闻是轩氏——

一个神秘的,富可敌国的家族。

而花魁比赛分为四场——初赛,晋赛,副赛,决赛。一直到由评选从那千万张桃红柳绿的脸庞中评挑出最完美而倾城的绝**子。

赛果便会由不同的成绩赐予不同的赏赐,丰厚无比,金玉绫罗檀木各不等,有甚者,会赐予其爵位。

而那最终的赢家,也就是花魁,将得到同等整个京城的财富————整座轩府!也就是成为轩府的主人,接管府中上下所有权力与荣华数十年——也就是……一辈子!

所有的一切都是平常人想都不敢想的,特别是最后的花魁,成为轩府的东家,继承所有荣华富耀,并拥有主持下一场花魁赛的权利!

果然,所有的年轻女孩都无不动了心,凡是对自己容貌有信心的,都风风火火,迫不及待地参了赛,一时间,京城上的胭脂铺绸缎铺珠宝铺皆是人满为患。所有的女孩都拼了命地妆扮自己,恨不得把自己打扮成西方过节的圣诞树。

而宛晴,几乎是最想参加的那一个,也是条件最艰难的那一个,中途被淘汰什么的都不是她现在最愁的,她有信心自己这张脸能扛到最后,可现实是———目前她连一件能参加比赛的像样衣服都没有,更别说什么胭脂水粉,珠玉钗环的,简直扯淡。

难道她就只能如此心急火燎,坐以待毙了吗?无法,宛晴只得想方设法,既买不起,便去借罢!

跟自家府中借银两是不可能的了,宛晴只得跟小贩似的走街串巷,把素平相识的人家几乎求了个遍,可人家同样不富裕的,根本没有这些东西,而有条件的大户小姐们,别说借了,光凭宛晴那张足以惹起众怒的脸,没把她堵着群殴一遍就不错了,毕竟在这种关键时候,最应该厌恶的,就是比自己好看的人,何况宛晴与她们素平关系就不好呢。

所以,宛晴走了一大圈也毫无结果。

此刻的宛晴才深切体会到了“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奥义,而后面一句什么柳暗花明亦是在扯淡。

走在人群喧嚷的街上,宛晴整个人都焉儿了,心情很是烦躁。也许是无心之失,她竟直接砸似的撞在了一个路人身上。

“啊!”宛晴吓得尖叫一声,顿时只觉鼻间充斥着那人身上浓郁的熏香气味,她惊吓地抬起头,对上那人的眼睛——

瞬时,空气凝滞了……

对面的人,一身素雅白袍,乌色上扬的发髻,发丝轻扬,一根剔透玉簪穿髻而过,肤如雪,瞳似墨,眉宇间恍若散发着浮影迷离的光华,湛人心神,令观者如痴如醉。一把精巧的镶纹描金玉扇微微遮住了半边脸庞,就像半个世间美景,痴醉美好,都被那面扇遮去了。

令宛晴不禁想起——

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

宛晴不由感慨:若专为男子设选秀赛,这人就能直接完胜了啊……

看呆了半晌,宛晴才回过神来,这才发觉,对面人好似一直在端详自己……

“喂,你方才就一直盯着我,在看什么呐?!”宛晴不禁恼怒道。

“无事,就是觉得姑娘这张皮相……生得极好。”那人精致的眼尾轻挑,声音虽清润好听,话却是阴阳怪调。什么叫皮相好?感觉像要剥人皮做衣服似的,使人听了不舒服。

他……应该是在暗指自己长得好看吧……?宛晴猜测着,可是这样一直盯着人看也未免太失礼了,还是让人有些恼怒。

“那又怎样,关你什么事?”宛晴努力着不去被那美色诱惑了心神,沉住气不客气道。

“呵,”那人轻笑一声,凑近宛晴,低声如耳语般地说着:“看姑娘这般姿貌,若不参了那选魁,岂不明珠暗投?所以,本……呃,所以,在下倒愿做了这个伯乐,帮姑娘一程。”

话间,他紧紧攥住宛睛的手,宛晴惊叫一声,恼羞着慌忙挣脱开来,张开手掌,却惊奇地发现手中多了样东西,在阳光下闪烁着细腻的微光。

那竟是一枚玉珠,有足足二两多重,小巧玲珑,剔透光泽,散发着幽幽的绿光,令人赏心悦目,可谓玉石中的上品,纯度极高,甚是精致,无一处不激发的人的占有欲望——就算再痴傻的人也能看出,这玉石价值不菲。

“这个是……”宛睛无比吃惊,还未完全反应过来,茫然地抬起头,却惊奇地发现——

那个人……竟然不见了!

在短短的呆愣间,也就不过一小会儿功夫,竟就不见了!

而宛晴再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也依旧身处人来人往的闹市,小贩在吆喝,过往行人依旧在寒暄,还有那来来往往车水马龙的声音,仍然在耳边喧闹着,一切如旧。

环顾四周,也再没有那个人的踪迹,就如人间蒸发了一般。

刚刚的一切,就像一场很短的梦——很短很短,短到连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就醒了。

咦……

宛晴迷惑着,一片茫然。

真的好奇怪。

而手中的玉珠,正幽幽地闪着剔透的绿光。望向手中的珠子,她一下子惊讶的无以复加。

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

这东西,他难道就这样送给自己了?亦或许……这是有代价的。

否则那个人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赠予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如此贵重的东西呢?

……

也许,自己本就不该生出利用这笔来历不明的赠予参赛的念想。天上才不会白掉馅饼,而且是这么莫名其妙,来历不明的馅饼。甚至有可能,是陷阱呢?

那该怎么办呢……

宛晴摩梭着手中的珠子,翻来覆去地看。

突然,轻轻地笑了。

她决定了,她也不想一直纠结下去。

于是这个决定,从此决定了她以后所要走的路,注定遇到的人,以及注定的失去与牺牲。

当初一个轻易的决定,开启了此后多番波折的人生,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因果轮回,生生不息。

劫噩之间,一念倾城。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