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绯炎猎魔师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1日

《绯炎猎魔师》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败亡勇者阿蛮小说

绯炎猎魔师

作者:败亡勇者阿蛮分类:魔幻小说类型:西幻

胧光之月、幻空之镜、清音之水、红莲之花。龙牙神刃最后的继承人将颠覆整个圣火同盟。高中生丁凌在异世界醒来,却发现自己成为了一名身世复杂的血族公主。为了查明穿越的原因还有探知身世的真相,她决定冒险成为一名猎魔师。然而双生魂体带来的不只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丁凌依旧是一脸茫然的样子,但见媞拉面对“幽灵”淡然自若的态度,也稍稍安下心来。毕竟是异世界,这也许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公主殿下已经记不起之前的事情了,该不会是你那个封印魔法出什么问题了吧?”语调里带着些许不放心的意味,媞拉对若滢问道。

“妾身的魔法怎么可能出问题?不要怀疑吾等狐仙一族的魔法实力啊!”若滢嗔怪的口气简直像是老夫老妻,“虽然施展这个封印魔法妾身也是头一遭,可受术者失去记忆是符合理论的正常现象啊。”

“……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丁凌硬着头皮问了一个必须问的问题,然后红着脸微微向一边挪开视线,补充道:“还有,嗯……先穿上衣服再告诉我也不急……”

“啊啦,还真是难得啊……”若滢用略带促狭的语气取笑丁凌:“即便是同为女性的身子,也一样会让公主殿下感到尴尬么?”

“公主身份高贵,对生人有所不适,不足为奇。”媞拉倒是面色如常,落落大方地起身,开始穿戴自己的衣物。

“那就由妾身来给公主殿下说明一下情况吧。”若滢抬手打了一个响指,一杆造型纤长、装饰精美的烟枪凭空出现在她的手里。

丁凌这才仔细打量起漂浮在半空中的白发女子。单从外貌来看,这个长有狐狸特征的女人不超过二十岁,气质中隐隐带有魅惑之色。衣着打扮虽然算不上放浪,却也随意得令人脸生红云、心旌荡漾。

一袭宽松的花色短浴衣轻巧地裹着曲线玲珑的修长身躯,宽松的衣襟大敞四开,领口堪堪搭靠在珠滑玉润的雪白肩头。甚至小半截白玉似的大腿和笔直无暇的小腿,就那么俏生生地暴露在空气当中。最让人难以把持的,就是那双光洁的玉足:纤细的脚踝、小巧饱满而且粉嘟嘟的脚趾,还有两排呈樱花色的趾甲,这些都足以令恋足癖产生想要匍匐在地、然后一边膜拜一边轻吻它们的冲动。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妾身名为若滢,乃是行将灭绝的狐仙一族幸存者之一,也是媞拉的仙灵御守。”若滢姿态轻佻地拿捏着烟杆,红润的双唇啜上镶金烟嘴。直到吐出一口带有果香味的烟气后,她才继续说道:“妾身的族人与炎龙派的猎魔师在许久之前便定下这样的御守契约,如此维系着彼此的关系时至今日……”

“御守是什么意思啊?”丁凌在这种时候可不会不懂装懂。根据前世记忆里的信息,御守应该是东洋人佩戴的护身符之类的东西。

“御守就是……嗯……以灵体状态附着在契约对象身体里面的守护者。”若滢沉思片刻后给出一个稍微贴切的比喻,“吾等狐仙族天生便是强大的术士,殿下可将妾身看成是媞拉的智囊以及监护人。”

“所以若滢小姐是负责给媞拉小姐提出意见和建议的助手咯?”

丁凌若有所悟地点点头,虽然对方讲的东西让她很难理解。

“大多数情况下的确如此,不过最关键的时候她从来不听……”若滢玩味地晃悠着指间的烟杆,对丁凌露出一抹促狭的笑容,说道:“比如说……之前她就该听从妾身的建议杀死殿下,可她就是不听。”

丁凌闻言吓了一跳,随后露出一副糅合了不解与委屈的表情。

“别吓唬她了。”正在一旁穿着衣服的媞拉这时忍不住插嘴道:“你看看她现在的样子,你还能下得去手么?”

若滢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回答道:“是啊,现在的公主殿下失去记忆,纯净得就像是一个刚出世的婴儿。不过只要她还活在这世上,就早晚有一天要去面对那无法逃离的悲惨命运!”

悲惨的命运?丁凌闻言不禁心中一紧。看来在这异世界借尸还魂也不尽然是好事,毕竟得来的身体说不定会把人拉进什么样的处境。

“那么我已经将她从这命运中解救出来一次了!”媞拉冷声道。

“妾身承认,你的确成功地阻止了墨岚公主成为巫王的新娘。”若滢的语气里满是指责,“可是接下来呢?你要将这位拥有血族血统的公主送回对血族恨之入骨的九歌王庭?这对她来说,公平么?”

这两个人吵嘴的方式真是让人插不进去,丁凌只好在一旁静听。

“关于这点,你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媞拉一边套上一双筒靴,一边平淡地回应道,“圣火仙子一定有办法解除她身上的邪血诅咒,这样她就能作为一位普通的九歌公主,过上正常的宫廷生活了。”

“妾身以为,你的想法未免过于天真,一点不像个两百岁的人!”若滢有些不耐烦地掸了掸烟枪,从烟锅里抖落出的却是晶晶亮亮逐渐消散的粉尘,“九歌目前可是濒临内乱。她身为一朝公主,势必卷入这权位之争,怎么可能像你说的那样过上正常的生活?”

两百岁?丁凌十分惊讶,媞拉竟然有两百岁?难道是长寿种族?

面对若滢的质疑,媞拉不甘示弱地反驳道:“正是因为没有正统的继承人,九歌王庭的局势才会在内乱的边缘徘徊。只要我们将墨岚公主安然无恙地送还给九歌的皇帝,那这个问题压根就不会存在了。”

若滢一边听着媞拉说话,一边随意地打了一个响指。一簇蓝色的妖火就在烟锅上“噗”的一声凭空蹿起。

直到再次点燃烟枪,若滢才继续义正言辞地抱怨起媞拉:“所以妾身才说你对政治一窍不通!这些年来只知道不停地闷头猎杀魔物,在这方面还真是半分长进都没有啊!九歌内乱的局势已定,根本不会因为墨岚公主的回归变得好转起来。除非墨鸿轩那老小子主动将公主嫁给顺王的儿子,但这么做也只是避免了直接冲突而已。顺王可正是教廷那些守旧派极力拥趸的代言人,而一旦让顺王掌握了局势,九歌的革新派和那些流淌着外族之血的民众可就成了他们的肃清对象!”

听着这些,丁凌不禁一阵头大。没想到这具身体的身份这么复杂!

媞拉没能再次出言反驳,若滢的观点显然比她的更具远见。

若滢见状也放缓了自己的语气:“九歌皇帝,也就是墨鸿轩那个老小子准许杀死蚀姬来完成委托时,妾身就猜到你肯定不会照他说的去做。妾身理解你救下这位混血公主,是出于同病相惜的怜悯之心,可你根本不知道:救下她,对她今后的人生来说意味着什么……”

“当年我被某人救下的时候,她是否曾想过这对我的人生意味着什么?”媞拉没有受若滢这番话的影响而表现出任何动摇:“她只想让我活下去。不管要面临多少苦难,只要我还活着,就有选择的余地。所以,在我救下墨岚公主的那一刻,已然抱有着同样的想法和觉悟!”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