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Bloodboiling血沸症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1日

《Bloodboiling血沸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东浙小说

Bloodboiling血沸症

作者:东浙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thrones and power, steel and blood 权与力,铁与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卡尔,海因里希,马克思《资本论》

————————————

————————————

夜已经很深了,漆黑的夜空宛如神父洁净的祭服,幽静而又神秘。

空旷的街道里,几乎不再有车辆驶过。原本为了给车辆照明的路灯此时整整齐齐地屹立在街道两旁,洒下淡黄色的光芒。

即使午夜将至,浓浓的夜色依旧无法掩盖住地面上的污秽,尤其是在灯光下,从破碎的酒瓶里溢出的啤酒映射着灯罩的样子,逐渐漫过随地乱扔的烟头,延伸。直到触及在不被光线笼罩的阴暗角落里倾倒的垃圾桶。

乍一眼看上去,这里就像是给什么东西肆掠了一番似的。

因此很难相信在这个时间点里居然还会有女孩子出现在这鬼地方。

“都已经回去了啊……”

女孩孤零零地站在路边,稍微叹了一口气,抬头望向静谧的夜空。

云层遮挡了黑夜里的北极星,将整片夜空沉入漆黑的海面,波澜不惊,哪怕一丝微光都不能穿透。而新月就如同破损的战鼓,无声的隐匿在这阻断光芒的海底,只剩下路灯所散发的灯光落在她的发梢,为她水润的长发添上淡黄的色泽。

女孩抿着柔软的嘴唇,从短裙一侧的小口袋里取出发圈。她细腻的手指撑起发圈,将发丝拢至脑后,露出天鹅般甜美的后颈,左手轻轻的分开发丝与刘海,在耳边留下散落的头发,翻转着纤细的手腕,将长发扎成了清爽的马尾辫。

扎完头发,女孩浓浓的倦意忽然来袭。她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拿出手机按下电源键。

亮起的屏幕上清晰的显示着时间——二十三点四十分。

“完蛋了,这个点老娘还怎么打车回去……”她表情僵硬地关掉手机,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

她身上有股刺鼻的气味,说白了就是一身酒气,大概是喝了不少酒,估计地上这一片狼藉也有她的份。

其实按照她出门的时间,她也不至于这时候都没到家。早在天还没黑的时候,她就瘫在家里无所事事。快到傍晚接到了几个朋友打来的电话,大概意思就是“大家都闲着没事干,不如出来喝酒呗?”。反正待在家里也是无聊,她随口就答应了。然后随便化了点妆,踩着双运动鞋,扭头就去了约定好的那家酒吧跟一群弟兄们狂欢。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女孩忽然回想起自己猛的一拍桌子,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脚踹翻旁边的兄弟,大吼一声“腻了!待在一破屋子里喝酒有个屁意思!跟老娘出去逛逛!”的样子,揉着太阳穴的手指顿时在空中僵了一下。

接着情况就变成了一群喝高了的混混在街上游荡,边喝边把啤酒瓶往地上砸,根本听不清嘴里哼哼唧唧的在说什么。闻着自己身上刺鼻的臭味,估计还吐了不少次。后来实在不行了,一群人嚷着要去吃烧烤,顺便要点水解酒,只有她一个人发起酒疯来偏不干,醉醺醺的喊着“别管老娘!”,再用暴力抢走了两瓶啤酒,摇摇晃晃地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等到她回过神来就已经站在这路灯下了。

“看来今天是要睡大街了……”

她小声嘟哝着走向路边的长椅,一屁股坐了下去,向椅背上一瘫,看这架势是不打算再动了。

她扬起头,以自然的角度望向平静的天空,手臂轻轻搭上椅背。

夜空里还是看不见一颗星星,一切都被漆黑的云层吞没。只有新月逐渐散发出了自己的光芒,远远看上去像是在黑暗中觅食的野兽,闪烁着的黄金般璀璨的眼瞳。

“……”她努力将头向后仰去,几乎与夜空相平视。

夜空依旧不会变化,沉浸在一片死寂之中。

这世上有很多东西不是靠人类就能去改变的——比如眼前的夜空。话说回来想要去改变夜空的傻叉们估计早就绝种了。

她放松了身体,闭目养神,感受着夜晚的冰冷,像是一根根针扎入骨髓。现在已经快要到秋天了,午夜的街道温度骤降,以她单薄的衣着起不到什么御寒的作用。

眨眼间又入秋了,对照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来算,唐诺今年23岁,距离她找到工作已经过去了一年。

她毕业于当地号称最牛逼的一本高等院校,念理科的电子商务学。虽说她看上去不是什么学习的料,不过当年一个班能考上这所大学的只有她一个。第二名甚至差了整整30分,在教师办公室哭天喊地。结果就导致她在全校的仰慕下走进了那所大学。甚至之后的四年里,每年的scholarship全额奖学金也都给她拿了。

就是这种该死的学霸混蛋,除了上班睡觉就是和朋友满城乱跑。至于前途这种东西——唐诺一毕业就被一家大公司招去做商务部助理——当然其中也有她“父母”的原因。签了份20年的工作合同,坐在办公室里基本啥也不用干,每天上班5小时,工资还比别人高一倍。反正都已经这么稳了,还有啥可愁的?

反倒是工作越轻松,她也就越没事干,租了间不错的公寓自己一个人住。又不打游戏不养宠物,除了出去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可不是那种喜欢盯着外头发呆的人,自己一个人默默坐在窗边听着音乐,无聊了蹬上运动鞋掉头就出门。那些个朋友还稍微打扮打扮,她妆都不带画的。姑娘她天生丽质,妆不画也罢。

相比之下,她的那些朋友就显得没那么体面。他们中有一部分甚至在孤儿院长大,因为没有学历,做着一份收入偏低的工作,每天的工作时长可能超过8小时,累死累活,休假倒还挺多,有些地方的服务员之类的工作并不是每天都能排到班,一旦休息好了没事干就跑出去玩。如果唐诺正在上班,他们在网吧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打打当下下热门的游戏,或者接个单子代练赚网费。回想起来吧,他们孤身一人也没什么不好的,不用操心着父母亲戚,还省了给小辈发压岁钱,付个房租再偶尔攒个几百块给自己下半辈子用,朝生暮死,两三千的工作也够用了。况且他们还有个像唐诺那样的大姐头,有空就请客到处跑,日子出乎意料的丰富。唯独说少了些什么,那就是缺爱。缺爱的人总喜欢在火堆前报团取暖。

结束之后兄弟们经常看着她英姿飒爽地挥手走人,背影逐渐远去,甚至还有些心动。

其实唐诺也是个孤儿。

中国很少会有人领养孤儿,但她很幸运,她遇到了不错的“父母”。她八岁来到孤儿院,对于之前事情的记忆如今已经衰退的差不多了。她那时候是个挺奇怪的孩子,不喜欢说话,少得可怜的玩具玩腻了之后就躲过门卫偷偷从大门里钻出去,跑到附近一栋废弃的大楼里,啥也不干,就是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静静坐着,在角落里缩成一团,感觉整个世界都跟着她安静了下来,沉入了一个巨大的冰块。就这样,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再偷偷溜回去,因为时间久了负责管理的阿姨们会发现。而且她晚上经常不睡觉,把抱着的布娃娃放在床上,自己跪坐在地板上,清亮的眼睛盯着它的脸蛋。她又不出声,因为会吵醒旁边的小朋友。她只是坐在那里,托着腮,从口袋中掏出藏了一天作为下午茶的一个小零食,递到布娃娃嘴边,一动不动。于是阿姨们晚上查房的时候总是会被这个漂亮的小女孩下一大跳。她至今也想不起来自己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小孩子总有些当初才能理解的行为,比如在墙上画画,在街头尿尿。她这个算比较诡异的。

没过多久,一对总是来孤儿院帮忙照顾孩子的好心夫妇就喜欢上了她。丈夫是一家烟草公司的老板,妻子是当地的政协委员,他们喜欢孩子。他们年轻的时候也有一个孩子,不过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夭折,父亲觉得很自责,所以一闲下来就和妻子一起去到孤儿院照顾孩子。有一天他们一如既往地在陪孩子们玩耍,却突然发现有一个孩子不见了,阿姨们安顿好其他孩子就满条街地找,结果一直到晚上都没有找到,只有这个烟草公司的老板心有灵犀地找去了那栋废弃的大楼,在那个清冷的房间里摸了摸她的头,满脸都是笑容,问她为什么要躲着这里。细节她已经不记得了,反正到了第二天,那对夫妇就通过手段办好了一切手续,把她带回了他们的房子。

对于自己的亲生父母,她也没啥特别怀念,谁会喜欢连长啥样都不知道的人?

手机开始嗡嗡作响。她懒洋洋的将手机举到面前,解除锁屏。

在黑暗中显得刺眼的白光映在她的瞳孔。她眯起眼睛过了好一会才看清楚屏幕上面的字。

“唐诺姐,你人怎么不见了?给个地址不然兄弟们会拿我开刀的。”甚至还嫌情感没表达到位似的加了个哭泣的颜文字。

意思差不多就是“你在哪?”,废话真多。

唐诺面无表情地动起大拇指,回了句“你看老娘像知道自己在哪?”。然后关闭电源,把手机甩向了一边。

这姑娘还没彻底酒醒,现在谁也不想理,哪怕天王老子来了也别想让她动一下。

醉酒的头痛还在刺激着她每一根神经,胃里灼热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翻腾。

她合拢了双眸,闭上眼后的世界比想象中还要漆黑,将一切光线与事物决断,只留下一片未知的虚影。

她尽量放松的靠在椅背上,伴随着呼吸,她凸起的胸部上下起伏,雪白的鼻翼安静地在黑夜之中微微颤动,像是睡着了。

午夜的街道顿时不再拥有除了女孩清甜的呼吸声以外的任何声响。

——————————

——————————

“老大,这么晚我们还不用回去吗?”

“哎!小陈同志,你还是太心浮气躁了……你难道忘了我们这次外出的重任了吗?”

“……不是泡妞吗?”

“泡妞难道还不够重任吗?!难得我婆娘不在家!还有什么能比泡妞还重要?!”

“……受教了。”

身上穿着标准土豪服饰的光头胖大叔,招呼着几个小弟,大摇大摆地走上人行道,再度扰乱了宁静的夜晚。

“来!大声告诉我!我们的底线在哪里!”金链子大叔冲所有人举起了拳头,一副亢奋的模样。

“以人道法律为行动标准。”

“严守缄默规则。”

同样穿着土豪服饰的小弟们明显不是一个画风。

金链子大叔火了:“放屁!都给我记好了!咱们的底线就在这!”他指了指自己脚下,义正言辞,“海平线以下!”

小弟们严肃的立正在原地,军人般向他敬礼:“受教了。”

唯独高个子的小弟不动声色。

“老大,可您今晚已经连续三次被搭讪的姑娘甩巴掌了。”

金链子大叔忽然一愣,然后踮起脚尖撑起肥硕的身躯,搂住高个子小弟的肩膀。

“持之以恒,才是胜利。”他竖起大拇指摆在胸前,露出一抹猥琐的微笑。

“不过老大……说起姑娘……”

一位小弟指了指前方瘫在椅子上像是睡熟的女孩。

——————————

——————————

“呦~姑娘啊?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

耳边传来陌生的声音,粗犷的音色中透着些油腔滑调,让人多少有点不舒服,一听就知道是个对某种方面有特殊需求,还不懂搭讪的成年大叔。

脑海中的一阵阵刺痛不禁使她细长的眉头紧锁在了一起,她勉为其难地睁眼看了下那位大叔。

跟想象中的一模一样——大金链子油光头,身后跟着一帮小弟。总体感观极差,几乎令人不忍直视。

“别烦我 ,一边玩去。”她继续瘫在那里,只抬起一只手,做了个打发乞丐似的手势。声音中含着一丝不耐烦。

“你看,我们总不能把你一个女孩子丢在这是吧?”还是那个油腻的声音。

“不劳你费心。”唐诺皱着眉头,伸出纤细的手指指向右边的街道,“责任感爆棚的话我建议前面路口左转,去给流浪汉捐笔钱冷静一下。”

然而这并不能挫败金链子大叔的猥琐笑容。

“那不如我带你一起?捐助流浪汉是好事啊!这年头还想着捐助流浪汉的姑娘不多了啊!姑娘好想法!”金链子大叔赞许地扬起大拇指,“这年头流浪汉过日子不容易啊!露宿街头的露宿街头,无家可归的无家可归,每天辛辛苦苦还挣不到多少钱!咱们是应该帮助他们!还是姑娘你善良啊!现在社会上那些没良心的谁还体贴他们?!我说姑娘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现在就去自助取款机里取个几千块钱,姑娘你给我带路,咱们一块去给流浪汉捐款!”

一副社会主义老大哥的形象。

要不是那猥琐的表情没变,她差点就没忍住来了句“大哥,停一停,这形象不适合您。”。

这猥琐男搭讪时候的脑回路绝对有问题,恐怕直奔主题都没这来的恶心。他身后一帮小弟笔挺地站在原地脸上都没啥表情。

“对了,老妹啊!”金链子大叔灵机一动改了称呼,“你看时候也不早了,再等到捐完款那都几点了?我看你也没地方去,不如到时候来大哥家里坐坐?聊聊天下下棋什么的不比待在这好?大晚上的,不睡觉喝喝茶也比呆坐着强啊!不瞒你说,大哥家里也算有点实力,市长见到我都得低头哈腰!房子那是宽敞着呢!不知道老妹你有没有兴趣?”

还就真直奔主题了?感情这不是来搭讪是来搞笑的?

唐诺伸手扶住还在发疼的额头,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旁无辜的手机。

后悔了。要是一开始直接一手机拍他脸上,大吼一声“滚”可能情况还好一些。

唐诺正掂量着现在拍来不来得及,金链子大叔又开口了。

“老妹啊,你放心!我不是什么坏人!我看我俩大晚上的能遇见也怪有缘的,就想请你来我家坐坐,休息休息!你也不用想太多!万一你要觉得我家不舒服,尽管把你住址告诉我!我明个一早准送你回家!”

“……”

她嘴角抽搐地保持着最后一丝笑容:“滚。”

人才啊!这谁能要地址要的比这还油腻?

金链子大叔猛的一拍自己光秃秃的脑袋:“哎哟!瞧我这记性!老妹啊?我姓金,你叫我老金就好。老妹你芳名?”

……

死一般的沉寂。

一边是在两眼放光的期待着答复,另一边则是在琢磨着不能把这种傻叉完整的放回社会。当年在她“父母”的强烈要求下,她为了防身学过散打,还莫名其妙拿了个黑带,放到这几个人应该不成问题。

“嗡……”

终于,老金身后的一位小弟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亮出正在震动的手机。

“老大,您夫人电话。”

“别废话!没看到我正忙着呢?”

“不是,老大,您夫人电话。”

老金正要发作,却突然一愣:“你说什么?”

“您夫人电话。”小弟重复。

“卧槽?!”老金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快、快把手机给我!别让她挂了!”老金颤颤巍巍地从小弟手里接过手机,两只手捧着,恭恭敬敬的凑到耳边,表情比之前搭讪时还要恶心,“喂?亲爱的?什么事啊这么晚打电话给我?啥?你从外地回来了?!你不是去跟姐妹们玩到下周吗?!哦哦哦哦!乐意!当然乐意!你可是我的小宝贝啊!哎?哪有?哪有啥恶心的?这叫浪漫!对了?你现在到哪了?什么?!家门口?!等等!你先别进去!我——啊啊啊,我在外面跟兄弟几个喝酒呢!我错了!老婆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偷偷出门了!我马上就回来!”

老金哭丧着脸挂掉电话,转头望向唐诺,颤抖着的声音甚至带着哭腔。

“老妹啊……我今天就先告辞了……有空我们再联系吧……”

他含着泪写下一张记有自己联系方式的纸条,硬是塞给唐诺。

“老妹啊,记得想我……”

老金抹去一把眼泪,招呼几个小弟,哭着搂住他们的肩膀,扭头而去。

“这傻叉……来演喜剧的?”

唐诺压根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搞了半天他是来搞笑的?

她一脸懵逼的望着老金离去的方向……

昏暗的路灯下映照着老金凄凉的背影,他伤心的依偎在一个小弟怀里,夸张的像是倾家荡产了的暴发户,在夜幕的衬托下充满了压抑的气氛。

月华笼罩的街道,混沌的灯光中夹杂着不停跳动的黑色斑点,除了树叶“簌簌”的摇摆声以外毫无杂音。不远处刚刚开始经营的午夜酒吧亮起一盏盏绚丽的霓虹灯,将黑夜染上姹紫嫣红。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漆黑的野兽冲破了视线的束缚,从黑暗之中驰骋而来!它钢铁般的车身如同镀上了一层漆黑的光晕,车前的灯光驱逐了路灯昏暗的光芒。黑暗和光影相互碰撞!

发动机濒临极限的咆哮宛如惊雷一般震慑着整条街道!

——————————分割线

喜欢的话还请点个收藏,不定期更新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