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她有时限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1日

《她有时限》精彩章节目录_辛悸小说免费阅读

她有时限

作者:辛悸分类:耽美小说类型:男主忠犬

她说:那些听过我的故事的人,一一苍老,直至死去。他说:不论如何,我信你。顾眉这道残魂在人世间游走了千年。命运仿佛诅咒一般,给了她没有时限的生命,却又让她在每一个新生的清晨迎接一个不记得她的世界。孑然一身,了无牵挂。直到遇见陆远莫,那个如烈阳一般炽热的男人。从此生死携手,共破迷局。她说:如果明天第一缕阳光后,你默默念起我的名字,会有不一样的情绪。他说:我会牢牢地记住你,你在我这里,没有时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缕阳光照进来。

今天轮休,可以赖床。

陆远莫还是缓缓的睁开了眼,透过浅灰色格子的窗帘,他能想象到自家阳台上跃动的温暖光线。

还有隔壁那盆向日葵。

想着想着,陆远莫不由自主的就翻身下床,晃悠着来到了阳台上。

果然,初秋清晨的阳光还是有些温热,天难得一次变成蔚蓝蔚蓝的,还挂着几片云朵。

男人伸手扯了扯自己身前那盆绿萝的叶藤,这是他从小到大唯一养活的品种,现在手中这盆,在他手上靠着天气自生自灭的,苟活了几年,如今他回来了,几个月过去了,长得非常茂盛。

看起来特别有精神。

不像隔壁那盆向日葵。

远远的看着,黄色的花瓣微微卷曲,褐色的绒芯不太清晰,但还是尽职尽责的朝着太阳。整株花十分慵懒,连带着它的主人随手放在一边的浇水壶都透露着一股漫不经心的姿态。

陆远莫回头看了杂物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阳台,心满意足的点点头,转身回去洗漱。

两个屋子的窗帘同时一阵抖动。

一个人消失,一个人出现。

顾眉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对面的那个阳台。她感觉那盆绿萝晃了几下。

不自在的摇了摇头,抬手揉了揉自己的松散卷曲的栗色长发,顾眉微闭着眼睛,身体无比熟练的找到躺椅的位置,然后任由自己落下去。

今天她轮休,多好的一天啊。

顾眉拉起了眼罩,继续做起了梦。

日上三竿,陆远莫穿戴整齐,已经站到了门边。一会儿要去见一个老朋友,叙叙旧,再听听他想要的消息。

他昨晚又做了那个梦。

每一次都不一样,每一次都是那个人。

十年前说好的绝不反悔,到今天,刚好十年。整整十年。

十八岁的小姑娘啊,今天应该是二十八了。陆远莫摸了摸自己的寸板头,想起来今年自己已经是三十二的人了。

暗骂了一声,陆远莫觉得自己有些可怜。惦记了这么多年的姑娘,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结婚生子了。

烦。

顾眉打了个喷嚏。

她觉得自己就这么睡着可能会感冒。突然又想起了今天的聚会,于是慢吞吞的爬起来。

向日葵刚好长到她下巴前。

微微一低头就可以问到它独特的植物味道。

顾眉伸手捏了捏花瓣,轻轻笑着:“要乖,我回来再看看你。”

向日葵在顾眉的手下晃了晃,好像在点头答应似的。顾眉轻轻拍了拍花,转身进屋去了。

今天是医院里几个活泼外向的医生,组织起一个聚会,对于她这个医生名单上能找到的人,顺手便就请了。

顾眉倒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场合。

反正每次都大同小异,她会遇见不一样的聚会对象,跟他们相谈甚欢,然后在第一缕阳光到临之际,一切归零。

顾眉这个人,会再次成为列表上的两个文字,没人会想起她的模样,没人会对她留下印象。

渐渐的,像是对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做出回应,她习惯了忘记别人。

“还是那个风一样的女子啊?”

“诶,那句很文艺青年的话怎么说的来着?”

“本是无意穿堂风,奈何……哎哟!”

商业街有一个安静到突兀的咖啡馆。看起来像是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戴着一副很有书卷气的金丝眼镜,却像猴子一样从沙发上蹦起来。

“陆远莫!你还有没有兄弟情了!”

周礼一脸谴责的看着坐在那里,面色冷峻的男人。

其实他跟陆远莫同一年生的,奈何这位大哥想不开一腔热血参了军,看起来总归要比精精致致读着书的自己,要沧桑那么一些。

于是……

“我在说实话啊,嫉妒我比你更英俊潇洒有魅力,身后妹子一群群。”

周礼除了那副斯文温润的小白脸长相,其它的一点也对不起他外公取的文绉绉的名字,从小到大,他从来都是跟陆远莫这个混世魔王一起携手闯祸的危险分子。

不过跟陆远莫惊人的武力值相比,身体素质没那么优秀的周礼,坚定不移的贯彻着靠一张嘴怼遍天下的江湖方针。

“呵。”

陆远莫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伸手端过杯子喝了口咖啡,又一如既往嫌弃的把杯子撂下。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周猴儿,陆远莫挺直了身子,一副十分严肃的样子。

“说吧,你的消息呢?”

周礼清了清嗓子,也乖乖的坐直了,只是脸上还挂着揶揄的坏笑。陆远莫没打算收拾他,相比之下,还是要愉快的玩耍,毕竟关于女孩的消息,还要靠他。

这个人脉关系强大到不可思议地步的男人。

“还是没有。”

周礼非常坦然。

陆远莫也只是顿了一下神情,然后继续保持沉默。

“我说兄弟,你怎么想的?”

“妹子千千万,爱情之花常开不败啊?怎么能在一个人身上吊死呢?”

“你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就知道个长相,你tm让我怎么找啊?”

“人家还不是个普通妹子,没准道行比我还高呢,我怎么斗得过她啊?”

“人家想要隐藏踪迹,我能怎么办?”

“换句话说,他们想要藏一个人,我们能怎么办。”

周礼压低了嗓音,眼神变的深邃又无奈。

陆远莫微垂着头,缓缓搅动着杯子里不被他待见的苦味咖啡。

“他们,”陆远莫开口,音调低低的,有些沉闷:“我的权限,还不够。”

两个男人都很沮丧。

“你说,你当年是不是傻?”

“想加入那个组织,就去找陆叔叔他们好好理论嘛,他们总会松口的,干什么非要硬闯。”

“还冒充人家军官,被发配边疆十年……”

周礼声音越来越小,每个音节都透露着对陆远莫的深刻同情还有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无奈。

“是九年零七个月。”

陆远莫突然出声打断他。定定的看了看他,然后又移开视线,吐词缓慢低沉,像是陈旧的大提琴,自言自语着怀念过往。

“这几年天天出任务。”

“回家就直接去了老宅,三年前,我用自己攒的钱买了套小公寓,”

“就c城,观澜苑那间小公寓里,零零碎碎呆过的时间算起来还不超过一个月。”

“每天匆匆忙忙的上班,忙着接手老前辈的工作,回家除了洗漱睡觉就只有养草这一个娱乐活动。”

“老子都三十二的人了。”

“说实话我有点慌。”

男人往后仰,放松的靠在沙发上。眼睛微闭,和对面的发小一起沉默着,两人在心里默契的数着墙上挂钟的秒针。

好像一切都像小时候一样。

“今天还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热场王赵媛媛站在包间中央喊道,声音清脆,语调悠扬,甚至能让人想象到这个女孩开朗活泼的性子。

赵媛媛看向顾眉。

顾眉从容的回视过去,在所有人疑惑的注视下微微歪头笑了笑。耳边有几缕发丝坠落,刚好落在顾眉嘴角边,浅浅遮住了一个温婉灵动的小酒窝。

“今天是顾医生的生日。让我们一起祝顾医生生日快乐!”

整个包间安静了半秒,然后“生日快乐”的祝福声开始此起彼伏。顾眉悄悄选的小角落失去作用,有几个自来熟的缓缓靠了过来。

得亏顾眉身经百战,酒量和那些混酒的法子早已练得炉火纯青,要不然今晚自己一个人是走不回去了。

顾眉悄悄的看了眼时间,已是深夜。

今天的聚会应该快结束了,毕竟大家有的明天还要上班,更何况还要留几个清醒的随时准备接电话回去急诊。

包间门铃响了。

赵媛媛立刻跑去开门,神情有些激动,还不自主的翘起嘴角。

“哥!快拿进来。”

门打开大半,顾眉隐隐看到门口站着两个男人。身姿挺拔,一定受过良好训练。

“谁过生日啊?把你哥累的半死。”

站在前面的男人挪进来,顾眉轻飘飘的眼神落在他身上。约莫二十多岁,跟赵媛媛有几分相似的脸,剑眉星目,黑色碎发,在现在的审美观里算得上中上等,而开朗自信的大男孩气质更是给他加了不少印象分。

赵青云对着媛媛笑着说着,眼神却有自动定位系统般直直的找上角落里的顾眉。

用时极短,有两下子。

微微挑眉,勾唇一笑,顾眉算是给这位辛苦给自己送蛋糕的赵家哥哥打了个招呼。

几步外的赵青云话音还没落完,就突然被推到了一边。众人都愣了一下,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顾眉静静的看着赵青云身后的那个人。尽管她的视野里他一直没有缺席。

男人仿佛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好像在做心理建设,约莫十几秒,那个人向侧边移了一步,缓缓出现在众人眼前。

轮廓分明的俊脸,刚毅简练的寸头,撩人的桃花眼与禁欲的挺鼻薄唇完美结合。性感的喉结微微颤动,男人卷曲的手指无意识捏紧。

“是你?”

陆远莫整个人在复杂灯光里半隐半现,对面的那个女孩坐的位置却是更昏暗。看穿衣打扮,女孩自然与十年前不同,那张脸也一定有细微的变化。

完全靠着直觉。

陆远莫现在非常紧张。

“十年前,你说过要告诉我的,绝不反悔。”

他的声音有些颤微微抖,语速甚至比平常快了些,像是怕女孩不认账一般。

顾眉先是愣了愣,然后浅浅的笑了起来。

“你还记得我啊?”

“是我。我是顾眉。”

“你好,陆先生。”

一共三句话,顾眉吐字清晰,温和缓慢。

陆远莫一个字一个字的听着,生怕错过什么,但是直到女孩的最后一个音消失,他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心里空落落的,不舒坦。

“你好,顾……顾小姐。”

顾眉笑了笑,转身对身后几个同事打了声招呼:“各位慢慢玩儿,我不能开车,家离这儿挺远的。”又偏头看了看还在一旁发愣的男人。

“没想到又遇见了老朋友,我就先回去了,失陪。”顾眉顺手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对着众人抿唇一笑,又客套了几句,终于拉着一直沉默的陆远莫离开了这嘈杂之地。

外面挺冷。

陆远莫反应十分迅速的脱下自己的外套给顾眉披上。

顾眉伸手把外套拢了拢,快步往前走了一两米,陆远莫顿住,直直的看着眼前微微仰头看着自己的女孩。

距离很近,她看起来跟十年前别无两样。最多是换了个成熟一点妆容。顾眉的淡妆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柳叶眉,高挺鼻,慵懒的凤眼和粉嫩的双唇,还有若隐若现的小酒窝。

陆远莫还是没有说话。

于是顾眉先开口。

带着有几分揶揄的笑意。

“你现在是什么阶位了啊?”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