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最强吸血鬼的隐世生活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1日

《最强吸血鬼的隐世生活》精彩章节目录_天然属性执事小说在线阅读

最强吸血鬼的隐世生活

作者:天然属性执事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战斗

下班途中捡到个妹子,看起来还蛮漂亮的,这是终于要脱单了吗?可她天天被人追杀是要闹哪样啊!还好我把那些看起来很吊的杀手吊打一顿后,他们就不敢来了。不过….喂喂,这妹子的样子有点奇怪啊。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捡的妹子是死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结满蜘蛛网的残破天花板,这是赫萝娜睁开眼时,首先看到的景物。这似曾相识的陌生感,包括那份肢体的酸痛,都让她仿佛回到了在清饮坊醒来的那个早晨。

不同的是这次赫萝娜身边有其他人。近处有两女一男,正在低声交流着什么;再往远处,接近出口的位置,还站着两排手持枪械的军人。

赫萝娜哪里见过这阵势,她顿时吓得不敢出声,或者说,她根本发不出声音。她的嘴被堵上了,手脚也被绑成了麻花。

「这真是开启封印的钥匙吗?从中完全感受不到魔力。」说话的是名身穿道袍,头戴兜帽的弱冠少女,而她口中的钥匙,正是原本戴在赫萝娜脖子上的水滴吊坠。

「错不了的,你感受不到魔力,只能说明你的修为还不足。」回她话的人从声音来看,应该是个女人。

不,说她是女人并不准确,赫萝娜甚至无法判明她是否是人类。因为她的身姿实在是太过诡异,看起来没有一点立体感,并且容貌着装一概看不真切。打个比方,就像液晶屏上显示的低分辨率照片那样。

「切!别以为你给我们提供了情报,我就要让你三分。」少女怒道「尊阶可不是吃素的。」

「噢?就凭你这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能掀起什么风浪?」女人的脸虽看不清,但从她轻佻的声音来看,想必她正摆出一副轻蔑的表情吧。

「你!」少女被女人气得说不出话,只见她柳眉倒竖,粉拳紧握,一股强大到足以令神魔跪拜,万妖称臣的气场以她为中心覆盖了方圆几十里。就连那些无法感知魔力的普通人,此刻都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冷颤。

「罢了罢了。」眼看两人就要打起来,一旁的花甲老者赶忙当起和事老「二叶,你得罪了这位大人,还想不想要宝贝了?」

「啧。」少女不爽的咂了下嘴,压下汇聚于胸口的魔力,说「那赶紧的,我倒要看看那东西是不是真像你说的那么神。」

「嗯,不过出发前我还得问你件事。」女人说「这丫头你准备怎么处理?」

「自会有人来善后的。」少女言罢,率先走到门外,对等候多时的三人组说「她随你们处置,但记住别留下任何痕迹,否则明天上报的就是你们。」

「请放心,我们是职业的。」无相说。

「还有你们。」叮嘱过无相后,少女仍觉得不太靠谱,便将话锋转向了把守屋内的军人「看好他们三个,若是出了差错,你们也没好果子吃。」

「是!」听到整齐划一的回答,少女满意的点了点头,和另外两人坐上军绿色吉普离开了。

「那么,剩下的时间归我们了。」见吉普开远了,无相招呼另外两人进入屋内「你们两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在外头给你们望风。」

无相口中的「你们」,自然指的是被渚秒杀的那两人。他们因轻敌吃了大亏,憋了一肚子怨气。

不多时,一高一矮,一壮一瘦两个男人便出现在赫萝娜面前。他们面凝怒意,目露凶光,恨不得把赫萝娜生吞活剥了。

「死丫头,你可知道自从那一战输给那小子后,别人背地里是怎么叫我的吗!」钢腕的怒吼震耳欲聋「穿墙勇士,他们都叫我穿墙勇士啊!」

异族人中,一个人的地位和他过往的战绩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强者无败,自然受万人敬仰;临阵脱逃,自会受万众唾弃。而钢腕以最难堪的方式输给了渚,令他在杀手界沦为笑柄,现在就连斗阶最底层的混混,见到他都要吐口口水再走。

「还有我,你知道被那小子打出的伤,要多久才能治好吗!」银丝人偶怒吼道。

那晚渚最后用的魔力弹,绝不只是造成肉体损伤这么简单,而是连同银丝人偶体内的魔力回路一并破坏了。而魔力回路可不像肉体那样能通过魔法进行治疗,因此他的实力大不如前,从狂阶中上直接掉到了斗阶。

单纯比怨气的话,他较钢腕只增不减。

「原本按异族人的规矩,我应当以眼还眼废你修为,可惜你只是区区一介人类,那只好让你用身体偿还了。」银丝人偶贱笑着说。

「说的对。」钢腕也附和道。

言罢,两人脸上的怒气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里番里的中年大叔才有的,猥琐至极的笑容。他们口中的偿还,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是什么。

这也难怪,虽然本文还没具体描写过赫萝娜的长相,但作为女主角,不说美貌天下第一,杀入前三还是毫无悬念的。倾国倾城,绝世独立,赞美之词用再多在她身上都不过分。

并且由于被绳子勒住了胸,赫萝娜原本恰盈一握的欧派,被生生挤出了事业线,因紧张而出的汗珠汇聚其中,竟增添了几分色气;洛丽塔的被摆磨破,白若初雪,细如煮蛋的大白腿一览无余,顺着腿根,甚至能隐约看到黑色蕾丝边的胖次。

面对此等香艳之景,试问有哪个男人能忍耐住**?

「呜~呜呜呜!」被两人野兽般的目光舔舐着,赫萝娜害怕极了,恐惧在她瞳孔中逐渐凝聚成型。她不断向后退却,嘴里发出似哭非哭的呜咽,这般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是叫石头看了也难免落泪。

然而赫萝娜此番示怜的表现非但没有博取到两人的同情,反而越发激起了他们的嗜虐心。两人不断逼近赫萝娜,眼看就要得手,谁料无相突然疾步走来,厉声喝住两人。

「无相,你这是什么意思!」钢腕不满的大吼道。他心想,我裤子都脱了,你现在跑来叫我住手算怎么回事?你要是想自己先上,就别装成正人君子,跑到到门外把风啊。

无相听罢面沉如水,骂道「满脑子**的家伙,你想再撞一次墙吗?」

此言一出,钢腕霎时面色惨白,他哆哆嗦嗦的问道「那小子….已经来了?」

「嗯。」无相点头的同时,钢腕和银丝人偶都感到有一股隆冬冰雪般的恶寒从脚底直冲脊柱,叫他们惊得大脑在颤抖。

「那我们….该怎么办?」此时的钢腕全然没了开头的气势,声音小得像蚊吟。

「能怎么办?赶快把她收拾了,卷铺盖走人哇。」无相言罢,从怀里取出匕首抵在赫萝娜心口「抱歉,小姐,虽然你我无冤无仇,但我毕竟是受人雇佣的,不能违抗雇主的命令。所以,永别了,希望你下辈子能投胎个好人家。」

下个瞬间,不顾赫萝娜的哭求,匕首刺穿了她心窝。立时血如泉涌,短暂的剧痛过后,赫萝娜「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分割线——

四周只有一片空虚,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赫萝娜仿佛中了某个处女座的天舞宝轮,所有的感官都失去了作用。

「这就是仙去的感觉吗?」赫萝娜自言自语道。

得出自己死亡的结论时,她意外的没感到害怕。因为痛苦,悲伤,恐惧等感情也随着感官的消失而不复存在了。此时赫萝娜的心就像雨过天晴后的天空,明净得有些可怕。

『死亡就意味着重生,不是吗?』

「谁,你是谁?」

『我吗?我就是你,我是你的记忆,是你被封印的力量。』

「记忆?对了,我失忆了来着。」

『没错,但你很快会想起来的。你究竟是什么人,包括应当承担的责任。那么,该醒来了,赫萝娜。』

那个声音淡去的同时,许多无法名状的记忆碎片涌入赫萝娜的心中。世界逐渐变得像大雪后的森林那样宁静,她的思维也开始明晰起来。

碎片在她脑海中拼凑成型,最终成为了无法磨灭的完整的图像。

全部,想起来了!尔后赫萝娜不禁为自己方才的想法感到可笑。

死什么的,不过是被她驯服的野兽。

她掌控万物的生死,不曾畏惧死亡,也不曾为死亡所困。

她被一切生者恐惧,所念咒文皆是亡者的挽歌。

她是冥府公主,亡灵高歌之乐园的最高管理人。

她是—— 「死神」。

——分割线——

当生气重新聚集在赫萝娜瞳孔里时,她看到的,是三张惊讶到无以复加的脸。

这也难怪,谁能料想到诈尸这种原本只存在于电影里的情节,会**裸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呢?赫萝娜非但没死,并且以她为中心,蔓延开一股难以名状的气息。

气息无形,却又凝重得仿佛伸手就能够触摸到;气息无色,却又浓烈得让人移不开视线;气息无味,却又浓郁得令呼吸变成了种奢望。

没错,这就是名为死的,令所有人避之不及的存在。赫萝娜是死之主,或者说,她即是死亡本身。

赫萝娜拔出插在心窝的匕首,扫了一眼三人组,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了无相身上。

「刺入这把匕首的人是你吗?」赫萝娜面无表情的问道。

「是….又如何?」无相的声音听上去非常低沉,这倒不是他想要装逼,也并非故作冷静,只是被赫萝娜的这股气场压着,他想开口都十分困难,只能从肺里把字给挤出来。

「做得好。如果没有这把匕首,我恐怕还要被封印个几十年。不过—— 」赫萝娜话锋一转继续道「想杀死我的这份罪,也必须由你来偿还才行。」

「这是在宣布杀人宣言吗?就凭你?别得意忘形了。」无相一字三换气的说。

赫萝娜的死而复生,以及她散发出的死之气息虽然令无相大为震惊,但同时他也注意到,从她身上几乎感觉不到魔力。

据此无相推断,赫萝娜的这种变化,大概是渚使的什么障眼法,为的就是在危急情况下,保住她的性命。因此他觉得只要能突破恐惧心理,自己完全不可能输给这小丫头。

但正当他准备放手一搏时,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动不了了。这绝非渚搞的鬼,而是无相的生物本能在提醒他,绝对不可以招惹眼前这名少女,他的身体在拒绝战斗。

「动啊!给我动啊!这该死的手脚是瘫痪了吗!」无相拼命想催促身体动起来,然而只能是徒劳。

「真是弱小又可悲的生命啊。」赫萝娜用怜悯的目光盯着无相「明明害怕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却仍要欺骗自己,有胜利的希望吗?想必你自己也觉得十分痛苦吧。别着急,我这就让你解脱。」

言罢,赫萝娜伸手朝无相一指,那股死之气息,在这瞬间又浓烈了不少。

「安息吧。」只一言,未见任何动作,没留下一道伤口,甚至连血都不曾见到,无相就倒在赫萝娜面前,变成了具死尸。

「骗骗,骗人的吧!无相竟然死死死,死了?这丫头究竟是什什,什么人?」钢腕结结巴巴的说,此刻他的嘴张大得能塞下整个苹果。

从他的角度看,赫萝娜只是瞪了一眼,就要了无相的命。如果是瞳术的话倒还可以理解,高阶异族人里确实有以目光杀人的先例存在。但无论是何种瞳术,其本质都只魔法的一种,必定是要用到魔力的。

而赫萝娜瞪的那一眼,完全感受不到任何魔力,仿佛她说的话就是因果,无相是被因果律给杀死的。

在钢腕的认知里,没有人能做到这点,就算神阶也不例外。能做到的,大概只有掌控万法,谱写因果的神了吧,而凡人又怎能挑战神呢?

「还有你们,似乎想玷污我来着,这也是不可饶恕的罪过。」赫萝娜将目光移至另外两人身上「正好你们的同伴在黄泉路上孤单,你们就陪他一起去吧。」

同样的只出一言,甚至没有给两人求饶的机会,地上的死尸增加到了三具。

「这样便好,同伴嘛,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的。」赫萝娜言罢刚想离开,却不料被几十把九二式手枪给团团围住。

「射击!」为首的军人一声令下,顿时枪声轰鸣,火光四溅,子弹如暴雨般向赫萝娜倾泻而出。

而赫萝娜也不躲闪,只是静静的站着。下个瞬间,子弹在离她咫尺之遥时,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那些平时连钢板都能击穿的钢铁恶魔,竟然停滞在了半空,接着化为烟尘,消散在了空气中。

随后赫萝娜瞪了他们一眼,仅仅一眼,所有人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那个被夺走了呢。」赫萝娜摸了摸空落落的胸口,困惑的歪起了脑袋「虽然不清楚那个是什么,不过我总觉得必须夺回来才行。但在出发寻找之前,还是先回家泡个澡好了。」

赫萝娜信步走到门外,在那里,有个人影正等着她。

那个人影,就是渚。

你问渚为什么会姗姗来迟?我只能说他绝没有偷懒,只是追踪定位器在两小时前突然失去了信号,渚一路四处搜索,最后还是感知到赫萝娜发出的那股死之气息,才找到这里的。

「赫萝….娜?」渚话到嘴边又迟疑了。这名少女虽然有着和赫萝娜相同的外貌,但气场却完全不同,这种死之气息,绝不是区区人类能够拥有的。况且这尸横遍野的惨像,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个柔弱的少女能够做到的事。

「渚,你来的太迟了,我可是差点就被杀死了。」赫萝娜说这话既看不出来她是在生气,还是仅仅是在撒娇。事实上,她此刻仍摆着张面无表情的脸。

「你真的是….赫萝娜?」渚问。

「怎么?你在怀疑我的身份吗?」赫萝娜说「罢了,先回去吧,到家后我会把事情和你慢慢道来的。」

言罢赫萝娜跳上屋顶,几步消失在了夜色中,渚立刻追了上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